百余年来,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一直顶着“世界第一大峡谷”的桂冠享誉全球。美国早年的自然学家、探险家约翰•缪尔(John Muir)在1890 年游历大峡谷后,对大峡谷如是描述:“不管你走过多少路,不管你见过多少名山大川,这个科罗拉多大峡谷,色调是那么新奇,结构是那么宏伟,仿佛只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
    
          6月27日一早我们驱车赶往大峡谷国家公园。到大峡谷,第一眼就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震慑和惊异。感叹在现代文明不断征服大自然的同时,却仍然留下了如此壮丽的原始洪荒。描绘大峡谷是十分困难的,你很难用语言表达大峡谷的景色,只能在亲临大峡谷后,用心灵去感知她的庄严、静穆和深邃,领略造物主赋予大峡谷的瞬息变幻和亿万年的寂寥。

         

      科罗拉多高原是北美古陆台伸入科迪勒拉区的稳定地块,由于相对稳定,地表起伏变化极小,而且在前寒武纪结晶岩的基底上覆盖了厚厚的各地质时期的沉积,其水平层次清晰,岩层色调各异,并含有各地质时期代表性的生物化石。岩性、颜色不同的岩石层,被外力作用雕琢成千姿百态的奇峰异石和峭壁石柱。伴随着天气变化,水光山色变幻多端,天然奇景蔚为壮观。

          峡谷两壁及谷底气候、景观有很大不同,南壁干暖,植物稀少;北壁高于南壁,气候寒湿,林木苍翠;谷底则干热,呈一派荒漠景观。

          蜿蜒于谷底的科罗拉多河曲折幽深,静静地像一条绿色的飘带,镶嵌在谷底,蜿蜒曲折,波光粼粼。真难以想像,就是这样一条“小河”,曾经带着上百万吨泥沙,用260万年的时间咆哮冲刷而下,从科罗拉多州西南冲向犹他州格兰峡谷,最终到达平静如镜的鲍维尔湖,才造就了今天我们看到的亚利桑那州那原始蛮荒、苍茫幽邃且壮美神奇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当代美国作家弗兰克•沃特斯(FrankWaters)对大峡谷的评价:“这是大自然各个侧面的凝聚点,这是大自然同时的微笑和恐惧,在它的内心充满如生命宇宙脱缰的野性愤怒,同时又饱含着愤怒平息后的清纯,这就是创造。”

         大峡谷创造了美,创造了一种境界,一种令人永难忘怀的感动和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