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我国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受到了挑战,于是发展内向型经济,刺激老百姓内需似乎成了救命的稻草。理想固然然是好的,发展内需型经济也是对的。但是内需真得能够刺激起来吗?

      根据2006年世界银行报告称,中国0.4% 的人口掌握了70%的财富,美国是5% 的人口掌握60%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成为世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在2004 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03年中国现已有资产百万美元以上的富豪24万多人,总资产达8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全国不到万分之二人口拥有的资产相当于全国国有企业或全体城乡居民存款总额的约80%!

      这段数据说明:现实中很多老百姓吃不起好饭菜,穿不起好衣服,住不起好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生不起孩子死不起人……即使政策叫嚣着扩大内需,根本没有额外的生活经费,如何扩大需求?普通百姓的内需不是靠“刺激”的,关键问题是在于如何合理进行社会财富的分配。现在的社会需要的是内部调理,对于中国,国家应该集中财政力量突破当前科学与工程技术上的难题和瓶颈,形成经济增长新的突破点,简单的扩大需求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可能会带来新一轮的更大的危机。 

       把着眼点放在扩大需求,其实是没有看清问题的本质,需求萎缩,只是表面现象,造成需求不振的原因是财富分配不公,财富被少部分人用非公正手段大量集中到自己手里,而大部分诚实劳动的人不能得到公正的报酬。社会特权阶层利用公共权力来剥削大众的方式比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局限在私人企业内部的剥削更缺乏正当性和公正性,造成了社会财富集中和严重的贫富不均。一个公正的社会,应当是让一个正常能力的人只要勤奋努力,为社会创造财富,就能实现自己理想,让自己过上小康或福裕生活。这要求社会资源,社会财富和公共权力的使用和分配必须是公正的。这样才能防止财富的过度集中而使整社会的消费总量萎缩。因此当前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公正,这表面上是一个道义和法律问题,实际上却在影响着经济。所谓的危机中蕴含着的机遇就是指一个公平性的调整机会。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最近一篇名为《中国与印度:突然的脆弱》的文章指出,直到最近以前,这两个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大型经济体还认为自己绝缘于这场将富裕世界折磨得痛苦不堪的传染病。然而,全球经济低迷会把中国和印度一同拉下水,给这两个仍然贫穷的国家带来大规模失业,“明年,印度经济增长率可能会下降至5.5%,如果中国经济增长率也下降至这个水平,这在国内外都将被视为一场灾难”。相比而言,《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比刚刚经历了孟买恐怖袭击的印度更危险,因为“在应对经济低迷方面,印度相对中国有两大优势,印度在应对经济问题方面有着大量的经验;另外,印度的民主政治体系能够使其更好地解决意见的分歧”。

      我觉得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有画龙点睛之妙,中国唯一的出路在于政治体制改革,而不是片面刻意地去追求经济增长,而是要彻底革除政治体制中的不利因素,不健全的政治体制是阻碍和制约经济发展和生产力解放的制度根源。扩大内需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手段,但更重要的是,这本身就是经济增长的目的所在。影响需求最重要的因素是收入和对未来生活的预期。这说到底就是民生问题。较高的收入水平、加上对未来收入增加的稳定预期,教育、医疗、住房、养老有保障了,居民的消费意愿自然就会稳步增加,否则居民只能是选择增加储蓄以防范未来生活之需。因此这一次调控的重点不应只看到防通胀或通缩,而应该最终落实于改善民生,建立全覆盖的教育、医疗和养老保障体系,提高居民尤其是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这些都需要政策的出台和政府的支持。因此,要把中国的经济搞好,就不能只将眼光局限在经济领域。就经济而论经济,那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刺激内需是解决经济危机的一条途径,但不是根本途径,和谐社会更需要公正、公平、合理、和谐地扩大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