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形势看来,本轮全球金融危机日益加深,并有可能演变为严重影响世界实体经济的一场百年未遇的全面经济危机。透过其来势汹汹的外壳,追本溯源不过是华尔街又一个造富神话——把穷人打扮成具有消费能力的人,再透过穷人的口袋赚全世界的钱,归根到底就是金融资本家用穷人预期收益抵押的一次豪赌。这个看似普通的金融衍生品,支撑起美国几十年高速增长的虚拟经济。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次级消费贷款如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放出的魔鬼吞噬了整个华尔街,美国经济的衰退仅仅是开始,殃及的池鱼或许有欧洲、亚洲、澳大利亚……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经济危机是违背价格规律的后果。实体经济是供求决定价格,虚拟经济则是价格决定供求。金融资产由大众预期和大众资金决定的,这就要求不能用实体经济的管理模式来管理虚拟经济。穷人没有财产,只拥有未来,信贷消费应运而生。银行把次级贷款转让给证券公司;证券公司再打包成抵押债券向投资者发行;金融机构再向投资者提供避险工具;避险工具再打包发行……这些均建立在信用泡沫的基础上,铸就了一个壮观华美的经济海市蜃楼。但信用本身在增发货币,把未来需求转成了现在需求,即建立在预期收益基础上的需求,此举造成了需求的极度泛滥。滥发美元则加剧了需求的无限膨胀,为了避免由此带来的供求失衡,又制造出庞大的资本市场来买卖美元。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货币和信用的无限膨胀完全建立在未来预期收入上,当人们所能预见到的预期收入枯竭了,大量的信用过度自然变成了纯粹的资产泡沫,金融危机也就爆发了。

        这次金融危机是世界历史转变的标志,更是中国的重大转折点。站在世界历史的角度看,危机对中国具有双重性影响。

        从风险角度说:经济殖民化陷阱造成了中国“双空”结局,赔了资源,折了收入。 

        历史上任何大危机的结局无一不是动荡和战争,目前虽只有冰岛宣布经济破产,但全球危机才刚刚波及到实体经济,到引发实体经济也爆发危机时,危险才会露出水面。欧美国家近20年的高消费建立在透支的基础上,通过信贷消费纵向透支未来,通过滥发美元横向透支世界。中国就是最大的受害国之一,这种高消费透支了中国的资源,透支了中国的福利,透支的中国的收入,透支了中国的健康。

       对于现在的美国来讲,最大的压力不在于金融机构的破产,而是美元信用的破产,一旦用废纸般的美元换取别国主要是中国廉价商品的游戏被终止,美国的通货膨胀就会立刻火山般爆发,美国老百姓就会立刻陷入此前难以想像的贫困境地,金融危机就会立刻由虚拟经济波及到实体经济领域,并且在美国民众愤怒声讨下演变成社会综合大危机。面对这场明显带有人为特征的全球金融危机,当初用于全球资本市场炒作的国际货币失踪了,欧美各货币输出国已经流动性干涸。纵观当今世界似乎只剩中国有钱,而且富得流油。于是西方推出了专门针对中国设计的超级金融衍生品——“负责任大国形象”,预计在全球资本市场上的交易价格,可能高达1.9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拥有的全部外汇储备。

         西方社会一迭声地高呼“中国救市”,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萨勃拉曼尼亚,甚至在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报道中,煞有介事地评估出购买这一超级金融衍生品所能得到的巨大实惠,不仅有利于中国出口,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这将奠定中国‘负责任大国’的地位”。欧美国家在全球资本市场上持有那么多“不负责任”的空单,使唇齿相依的世界金融链条顷刻溃散,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小链条也相继断裂,将“负责任大国形象”强加给中国,不失为一根救命稻草。

       世界金融危机唤醒了经济民族主义,世界各国都在努力筑堤自救。俄罗斯副总理茹科夫日前在正式国际场合向中国提议,在中俄贸易增长的同时,两国应考虑新的金融机制,包括金融业间相互参股,以及弃用美元进行贸易结算,这一提议不亚于石破天惊。类似釜底抽薪、落井下石之举在众多国家争先上演,唯独中国正在悄悄地为美国牺牲自己。面对如此示好的中国,美国却高调宣布向台湾出售“爱国者-3”反导系统、“E-2T”预警机升级系统、“阿帕奇”直升机等武器装备,总价值达64.63亿美元。在如此需要中国帮助的情况下,布什政府仍然声称处理台湾问题“不必考虑中国感受”,美国的极端自信在客观上反映了中国的极端风险,更反映了中国的一句俗语:狼崽子是养不熟的。

        从机遇角度讲,处理好本次危机,将带领中国步入大众时代,实现东方文明的复兴和中华民族的崛起。

       今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日趋全球化的中国经济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金融危机波及和拖累,出现通货膨胀有所加剧、经济增长放缓、大批中小企业倒闭等困难,正所谓”内忧外患”、”内外夹攻”。但自称”苦难总理”的*********在世界危机面前,毫不慌乱,充满镇定,他甚至在访美时还忠告美国金融家”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而他在天津达沃斯经济论坛上面对全球经济学家、企业家反复表示”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听似表决心,但在全球经济大衰退的前提下,则具有格外的震撼力。

       应该说,温总理的信心来源于中国经济长期稳定的两位数高速增长,即使放缓步伐,降低二、三个百分点,增速仍属”世界第一集团”。中国的外汇储备也是世界第一,抗压能力很强。”中国资金供给充裕经济增长潜力巨大”。这就是中国的底气,是经济低迷的西方列强远不可比拟的。温总理的信心也来源于今年以来中国政府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国际国内诸多不利因素,战胜罕见的雪冻、地震灾害,保持了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势头。用*********的话说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正朝着宏观调控的预期方向发展。”

        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对宏观经济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和灵活性比以往有了较大提高。三中全会前夕,*********考察广西时非常自信而又意味深长地表示:”中国将会采取灵活审慎的经济政策,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明确,告诉世界中国应对危机的措施和方案”已经准备好了”。中国”应考”的”功课”做得足够,”该出手时就得出手”。这样的讯息可以*********近期的言行和他的”经济内阁”最新动作中找到足够的依据。比如,美国国会通过救市法案后,中国央行率先发表谈话”中方愿与美方加强协调与配合,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如此迅速出面表态,显然是中国政府胸有成竹的心态表露。而*********对话美国经济金融界时说得更透彻:中国经济面临着外国订单减少的不利影响,中国可以在国内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话中有话,暗示中国将可能出台或批准实施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较具刺激性的财政政策。温总理的自信告诉世界,中国不再是封闭的经济体,握有”出牌”的主动权。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也为世界经济把脉,作出中国下一步改革与经济政策的”两个定调”,树立人们对中国经济长远发展的信心。

         中国拥有巨大的内需潜力,只要扩展国内需求,经济可望持续高速,而且对全球经济”过冬”也不无小补。在当前世界性经济危机的严重形势面前,要彻底解决我国内需不足的问题,使我国的生产力得到健康发展,需要从根本上解决劳动者的充分就业问题,住房问题,免费医疗问题和免费教育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关系到改革的信誉和成败,涉及到改革成果全民的共享和改革的前途,是非常重要而带根本性的,中国的改革要得到健康的发展,这是不能绕开的关键。在资本主义大国如美国的经济都在严重衰退的形势下,回顾我们前人建国的成功经验,也许这正是我们在总结30年改革经验之时,可以和应该借鉴的不应忽视的。  

       Crisis,用中文翻译意味深长:危机,虽危险却也不失有机遇,就像硬币的两面。当前中国经济驶入了一段风高浪急的危险海域,不可预测的暗流,乍隐乍现的怪峰,还有雷鸣电闪、狂风暴雨……但走过危机,我们也许能看到风雨过后的美丽彩虹和蔚蓝天空。我们有理由相信,危机唤醒了中国,危机中的祖国会在本次金融风暴中表现出帝国般的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