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落幕了,或多或少抢夺了金融风暴的风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这位肤色黝黑、口才卓绝的中年人燃起了美国民众摆脱困境的希望,更燃起了有色人种主宰白人世界的欲望。

         奥巴马的当选代表了年轻、改革和希望。47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的对手麦凯恩已近耄耋之年,年轻人占主导的美国选民自然更加青睐父兄般的奥巴马;奥巴马的当选也证明了美国社会人心思变,奥巴马竞选从一开始就强调改革,恰恰暗合了美国民众的需求;奥巴马的当选燃起了美国社会乃至全世界的希望,理想主义绝处逢生,一个离地面最近、离现实最近的理想主义者通过真诚做人、执著做事登上了世界权力之巅、当选为美国总统。

         奥巴马的当选,象征着民主的胜利、平民的胜利。与麦凯恩这位真正的“高干子弟”想比,他出生平民,没有丰富的阅历,也没有中国人看重的“政治经验”,年轻时甚至谈不上是一位“出色”的青年,他吸过毒、酗过酒,家庭也不是很幸福,父母离异,从小跟着外祖父母长大。仅仅十年的从政经验可以说是半途出家,但美国给他提供了实现梦想的机会,他抓住了机会,几乎非常顺利地一步步迈向白宫。奥巴马的胜利对无数来自世界各地、追逐American Dream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奥巴马的当选是政治的胜利,也是种族的胜利。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黑人总统,其意义已经超出了黑色人种。如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颜色一样,其他种族的人也会因此梦想他们的族裔有机会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的总统。纵观美国的选举制度,总统候选人的提名要求是:在美国本土出生、至少年满三十五岁、在美国至少已居住十四年以上的条件。如此看来在我等教育之下培养一个华裔美国总统也不是痴人说梦。

        分析美国历任总统的资料,我发现,他们共同的特点是:1、大部分都是基督徒;2、都有为民请命的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3、名牌学院社会性很强的专业毕业;4、非常年轻就投入到政治环境中;5、良好的口才和亲和力;6、新一代领导的坦率直白。与上述特点相对应,造就一位未来的华裔美国总统需要详实的计划和方案:

      1、让孩子在典型的美国精英教育机构长大,接受一流的教育和熏陶。法学专业是首选,经济类和社会学类对口才的锻炼也不容小觑。西点军校的训练也不可或缺。我的一位朋友在西点做客座教授,他说在西点能够培养孩子的责任感、纪律、荣誉与执行力。

       2、从小培养政治敏感度,从志愿者做起。在一个价值观多元化、越来越复杂的社会中,体察社会底层、帮助弱势群体,不仅是一个政治家或者未来政治家应该做的,也是任何一个有历史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人应该做的。一个没有悲天悯人情怀、时刻只顾个人利益的功利主义者,注定不能成为社会和国家的领袖。

       3、宗教信仰是通过培养的,每周带着孩子去教堂做礼拜,培养其兴趣。虽然我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是小迷小信,我也宁可信其有,再说任何宗教都是教人向善,服务大众的。
 
       4、提供一个幸福的家庭,最好是四代同堂,兄弟姐妹众多,培养孩子的亲和力,提高其与不同年龄层次人的对话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古语有云:齐家治国平天下。用中国儒家思想、中庸之道去治理民主说不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呢。

       受奥巴马理想主义的蛊惑,我不由得已开始期待一名华裔美国总统。这对中国的未来必定有着莫大的好处,他将结束中美两国数十年或明或暗的对抗,也将会带来积极的对华政策,帮助中国走向世界,掌握话语权。带领世界人民迎来真正的民主、自由、平等与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