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看来真的是个多事之秋,国内东突、******、地震、恶性事件、产品质量、安全事故此起彼伏,素有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之称的美国也陷入一片恐慌,由次贷问题引发了一场毁灭性的全球金融风暴。拥有158年历史的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陷入财政困境的美林集团将自己出售,华尔街的两大投行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紧随其后,全球最大保险商AIG遭美国政府注资并接管,美国最大存款机构华盛顿互惠银行也陷入财政危机。美国的次贷危机,也让全球新兴国家遍体鳞伤,美国在滑向经济危机深渊的过程中,为自我保护而巧施“财技”,让世界许多国家为其损失买单,其中也包括中国。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的打击不仅体现在中国持有的次债资产上,美国政府滥用美元发行权,让全世界各国以美元计价的货品通货膨胀,从而人民币汇率相对美元大幅飙升,中国不仅出口制造业遭受沉重打击,也由于国际通货膨胀产生严重通货膨胀。

          我一直认为经济学是一门伪科学,虽然我拜读过不少大家的经济学著作,也读过街头巷尾流行的《货币战争》、《牛奶可乐经济学》之类,但在我看来经济是服务于人,经济的发展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人民建立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在这个目的面前,任何数字游戏都是孩童的四则混合运算。我很欣赏萨缪尔森的观点,政府的经济职能就是为了提高效率、增进公平、增长经济,而这些归总起来就是建立一个福利国家。

          其实经济对于普通民众来讲,与生活无关,与品质更无关。在一个劳动生产率世界第一、据说可以无限期拥有土地的国家,爷爷用大半生买房,儿子用大半生买房,孙子用大半生买房,结果重孙子因为还不起住房贷款还引发了一次全球危机。这个是无法用经济学理论来解释的,无论是菲利普斯曲线还是洛仑兹曲线都无法描绘出精准的走向。报刊媒体上每天都有大量的经济学者,或者冠以各种头衔的经济学家大谈经济危机,大谈政府作为,驳斥政府救市行为的时候,他们不是被谎言蒙骗,就是在故意说谎,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是在为自己所在精英阶层谋利益。

        同样针对国内最近沸沸扬扬的三聚氰胺事件,虽然事情起因于三鹿,却引起国内各大奶业巨头的纷纷落马,政府腐败、监管不到位、引咎辞职等新闻纷至沓来,虽然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最多就是花钱买进口奶粉,抑或不喝牛奶改喝豆浆,但是对于牛奶产业而言,打击是毁灭性的。从几年前的苏丹红事件到如今的毒奶粉事件,中国人民在一次一次的食品安全事件中完成了化学扫盲。中国政府的响应能力、应急能力和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但是这种亡羊补牢,事后诸葛亮的做法远远不能替代患者及亲属的剜心之痛。没有健全的监督机制和预警机制,勇做消防员也只能使匹夫所为。媒体宣称,奶粉事件关闭了中国的免检之门。的确中国的生产厂家,并非没有生产技术,并非没有创新能力,并非没有从事现代产业的生产力水平,但在资本利益最大化的主导下,却抛弃了发展生产力和为人民服务的终极使命,把提高技术水平、增强创新能力的心思,争相用于塑造外形、误导市场、蒙骗用户上,被投机心理蒙蔽了眼球,被资本扩张泯灭了良知。

         奥运会过后,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备受关注,美国经济衰退的号角已经吹响,而且逐步蔓延至其实体经济。而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是实体经济衰退,并有向金融领域蔓延的趋势,这是与美国经济危机演化的一个相反过程。世界各国包括中美两国都在寻求积极的拯救方案,中国上周五出台的单项征收印花税、央企增加持股、稳定国有银行股价三大利好推动股市全线飘红,美国政府部署7000亿美元救市,俄罗斯政府动用福利基金积极救市……在我看来,与其花钱拯救金融机构,不如积极救市,因为如果金融机构不必面对后果,它们可能会冒更大的风险,在道德和资本的杠杆上此起彼伏。而救市的原则和本质不是拯救股票市场,不是违反市场化运作,而是政府在经济碰到重大危机之后不能辜负百姓所托,发挥信托责任的举动。在百姓受到煎熬的时候发挥以人为本的信托责任是现代政府的责任,也是百姓评判政府的标准,一个没有责任心的政府,如同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一般,不会有立足之地。

       在目前经济全球化视角下,从全球经济的动态角度来看待中国经济发展已经成为必然趋势,但是在这一轮全球经济大洗牌中,下一张多米诺骨牌究竟会花落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