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残奥会闭幕仪式上,当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克雷文先生准备去鸟巢中央场地作演讲时,他坐着轮椅,在红地毯上缓缓前行,中途突然微微俯下身子,从地上拾起两片香山红叶,一片递给与他并行的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另一片放在了自己西装的口袋。红叶在他深色的西装衬托下,更加鲜红艳丽。国内外媒体高度评价了这一举动,认为克雷文先生发自内心的行为是对中国人民十余天来为来自五湖四海的运动员助威呐喊、为他们赢得奖牌而快乐、为他们失去赛分而惋惜的热情的珍惜;是对运动员们打破了一个又一个记录、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神话的珍惜;是对同处一个世界,同怀一份梦想,全世界人民连结深厚的友谊、传递人间大爱的珍惜。

          我看到这一幕却想到了一个珍惜的反义词——舍得。从构词法上说,舍、得两个字均为动词,舍得舍得,有舍有得,不舍不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舍得一词最早见于《了凡四训》,很多人认为《了凡四训》是一部佛经,其实它不过是是明朝了凡先生把自己亲身的经历和毕生学问与修养加以整理,教育自己的子孙而作的,我赞同曾国藩的说法,更推崇其为一本人生智慧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