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草原最初的印象就是童年背诵的那首北朝民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幼年时的我自然无法领会草原的广袤无垠,却固执的认为茫茫草原是个捉迷藏的好地方。而后每每听到《蒙古人》、《天堂》和《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随着那抑扬的马头琴伴奏下的优美的歌声,我仿佛置身于那无边的草原,感受自然轻柔的呼吸,仰望宇宙闪烁的繁星,所有的一切都将抛于脑后,只留下自己和那一片永恒的草原。这就是所谓的:“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吧!
 
       八月借着北大同学聚会的机会,我走进了距呼和浩特市北140公里四王子旗乌兰察布大草原腹地。

草原行

       刚刚进入格根塔拉草原,一股草原青青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还有那喧闹城市没有的空旷,令人豁然开朗,倍感舒畅。天空,宝石般清朗;草场,丝绒似的柔软,偶尔也会有几块苍老的古岩散落在不远处那恣意的山花丛中。微风吹来,你似乎可以感受到那种历史的尘封伴着这鲜花和青草的味道在向你招手……让我们瞬间忘记了路上的颠簸与辛苦,张大嘴巴不停的赞叹:好美呀!大自然的美,纯粹而生动,没有一丝人工的痕迹,这才是真正的草原!

   晚上,当地的同学宴请我们,席间有穿着民族服饰歌手的表演,原汁原味儿的蒙古歌曲和马头琴的演奏。为我们献歌的艺人,根本不用音乐的伴奏,只用他们豪迈嘹亮的歌声来表达对客人的欢迎,来展示蒙古式的豪迈。当然,献哈达也是必不可少的礼节,看到用来敬酒的大碗,这个马背民族的好客与热情不言而喻。多年不见的同学们在美酒和佳肴中醉倒一片,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真是酣畅淋漓,异常痛快。

        当晚,我们住在蒙古包内,蒙古包被汉语称为“穹庐”,非常形象地表现出崇拜天空的蒙古族住房的特点。它的门楣非常低,除了小孩子,一般人进去都要弯着腰、低着头。听朋友介绍说:传统的蒙古包里面正对着门的墙上都要悬挂成吉思汗的画像,进门的人都要对其俯首叩拜,故而才设计如此低的门楣。蒙古包的色彩和故宫的感觉非常一致,黄顶红格,带着大清王朝悠远的气息,身着民族服饰的蒙古百姓,用艳丽而浓烈的色彩来表现对美的诠释,虽然常年的风沙让他们的皮肤黝黑粗糙,但却无法抑制对美的追求与向往。

         无垠的草原孕育了独具特色的草原文化,说到这不得不说说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唯一征服过世界的中国人成吉思汗。作为天之骄子的铁木真组成了人类第一支骑兵舰队,开创了冷兵器时代最先进的机动作战的战略战术,纵横世界,横扫欧亚,被冠之以“蒙古旋风”的美名。而今蒙古人民早已融进56个大家庭之中了,高楼林立现代化气息浓郁,曾经仗刀持马的手如今也玩起了键盘和鼠标,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代替了马背上的驰骋,南北大菜换下了篝火上吱吱作响的全羊。我为他们高兴之余也免不了丝丝的遗憾,但愿他们不要彻底的遗忘流淌在血统里的特长。
  
       曾经无数次从各类书中看到过对于敖包的介绍,一首《敖包相会》更是让敖包文化红透大江南北。在无际的草原上,时时会看到用大小石块累积起来的巨大的石堆,上插有柳枝,柳条上挂有五颜六色的神幡。巨大的石堆矗立在草原上,鲜艳的神幡如手臂般召唤着远方的牧人,这就是敖包。在蒙古族心目中,敖包象征山神,外出远行,遇敖包必下马参拜,祈祷平安,并随手拣石添上。当我的指尖也触碰到敖包的那一瞬间,和着那历经了千万年的,粗糙而深沉的历史悸动,我的心狂乱不已,我似乎感受到那埋在最深处的岩石和摆放它的人在第一次路过这里时的心情,在那种不可言语的感动让我鞠躬叩首,绕行三圈,感受先人的祝福。

草原行

       此次草原行,给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地理环境的不同导致南北文化差异,而文化属性的不同又促成了不同的民族性格。在江南,山岭起伏,河流曲折,植被丰富多彩,景观充满细部的变化,人的注意力,也就容易被一山一水,甚至一草一木所吸引,形成细腻的审美感受,关注于色彩与线条的微妙韵味。而在北方,特别是在大草原上,自然景观是单纯的,色彩和线条也没有多少变化。由于缺乏可供细细观赏的东西,于是抬眼就望到天际,开口就是粗豪的调子。还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因素,草原上的人,没有土地私有观念的。他们逐水草而居,天地之间,凡可放牧的地方,都可以视为自己的家。这种生活.培养了草原上人们自由豪放的性格,也培养了壮丽的美感。他们不会像江南人那样,歌唱小小荷塘里娇艳的莲花,村头路旁婀娜的柳丝;在他们心中,所有人共同拥有着望不到尽头的大山、河流和草原,而天恰似“穹庐”,笼盖着他们共同的“家”。

       在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人不断得到新的东西,也不断失去原有的东西。因而,就像成年人经常回顾童年的欢乐,生活在发达的文明中的人们,常常会羡慕原始文明的情调。当江南人向往草原的壮阔的时候,草原上的人们又何尝不向往江南的温媚?人类的生活极其丰富,美感也同样是丰富的。懂得满足有时候就是对美的升华,风景如此,人也是如此,最好的其实就在你的眼前。

     回来的车上,我看着脚下的绿接续着远处群山的延绵,那种旷达无可比拟,自己仿佛也溶入了延绵不绝的幽幽苍绿之中,所有世俗的喧嚣与繁乱都消失的无踪无迹。车厢内所有的人心情似乎都很平静,内心的浮躁都被宁静所取代,大家都若有所思的样子,也许都在回味那难得的安宁与平静吧。越接近居住的城市,越感到那难言的喧燥是那么的难以忍受,也就愈加的想念草原的悠悠安逸祥和。
  
        身已远,心仍在。